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读者文摘> 终于读懂莫言

终于读懂莫言

来源: 山东文学 作者: 王泽群 时间: 2014-08-01 阅读:
   小说。小说。小声说话罢了。大家都知道,小声说话,如果不是搞政治、搞阴谋的,一定是讲了一些不大能上台面的故事或是事故。如:张家的大姑娘无婚已孕,却生了一个三条腿的人型蛤蟆。再如:李家老妪,已是头秃齿落,皱纹如雕;一夜大雨,被雷击中,居然未死,醒来竟青丝满头,皓齿明眸,宛如二八少女。

很久以前看了电影《红高梁》,这莫言、这张艺谋,可真把我震住。我从心底里折服。恰好,有一间杂志约我写篇关于《红高梁》的影评,我一口就应了,那文章我记得结实。题目叫《好就好在假》。好就好在假,还真是这么回儿事。你想么,“我爷爷”能够喝醉了,头栽缸里一睡三天三夜?高梁酒肯定是高度白酒,能拿那么大的海碗,一碗一碗地干吗?什么酒能够尿了一泡尿,就变成了美酒?……最假莫过于“我爷爷”截住了“我奶奶”,不忙着睡了她,却手拔红高梁,要铺一张“高梁床”再圆“鸳鸯梦”。能有这样的事儿?说给一千个人听,一千零一个人都不信,说的人自己也不信。

但这就是艺术了。这就是能够震撼人心灵的艺术。

记得我当时点评说:艺术有四个等级:一等,假人假事;二等,真人真事;三等,假事真人;四等,真事假人。说到底,小说也罢,电影也罢,戏曲说词也罢,甚至歌,甚至舞蹈,写出了人,演出了人,说出了人,让“人”能立在读者、观众的眼前、想象、生活、甚至梦里,就一定是好的,优秀的,是有生命和历史意义的。《西游记》,假人假事。好。《红楼梦》,真人真事。好。《红高梁》,假事真人。好。至于“真事假人”,我不说,说了又要得罪一大批……

  • 上一篇: 粗朴的力量
  • 下一篇: 是谁扼杀了孩子的创意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