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埋金地

埋金地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4-21 阅读:
  凤城新镇有个富户,名叫赵富贵,虽有田产千亩,瓦房十几间,可他仍不满足,老想着再多捞一些,真是贪婪成性、掉进了钱眼儿里的人。
  这一年秋后算账,他发现家里的收成比往年差了几百斤粮,心里就不踏实了,只道是家道中落了,忙着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想要转转运。
  风水先生在镇前镇后转了3圈,又把赵家的地看了5遍,掐算了一阵子,远眺着盈水河,问道:“这河,变过吗?”赵富贵想了想,就点点头说,确实变过。在他还小的时候,有一年,盈水河发大水,县太爷组织人手治水,发现有个急弯阻挡了水路,就把那道弯给裁直了。风水先生点点头道:“那就对了。河已变了,你家祖坟地却没变,故此有所衰微。”
  赵富贵忙着问道:“先生,我家祖坟地该怎么变呢?”风水先生沉默不语,赵富贵忙着掏出一锭银子塞给他。风水先生重新给他规划了祖坟地,还算准了黄道吉日。赵富贵千恩万谢。
  两个人离开祖坟地,一同回家去吃饭。
  正行走间,风水先生看到路边一块地,忽然站住了,又打量了一番,点点头,低声道:“埋金地,埋金地呀!荒芜着实在可惜。”他声音不大,赵富貴没听太清楚,趋近问道:“先生在说什么?”风水先生忙着摆摆手,说道:“我看恍惚了,你莫当真。”说罢,就迈步走了。赵富贵心里却想,蒙我,没那么容易!
  忙完了迁祖坟的事,赵富贵就一心琢磨风水先生那句话了。他站在地边,回想着当时的情形,还有风水先生讲话时的语气和口型,琢磨了五六日,他终于对上了。风水先生讲的是“埋金地”!难道这块地下埋着黄金?赵富贵可兴奋死了,因为这块地正是他家的。
  他跑回家,喊过了几个长工,让他们去挖那块地。一听这活儿,长工头儿刘云起可不干了,说道:“东家,可没有你这么做事的。咱们忙了一年,又苦又累,到了冬上,正该是歇歇的时候。前几天你说迁祖坟,咱们也没说什么,连着干了几天。你今天又说要挖地。这可是个累活儿。加了活儿,这工钱加不加呀?”那几个长工也跟着嚷嚷。一听说要加钱,赵富贵就心疼,可为了挖出金子,他咬了咬牙,说道:“加,加!”
  他肯加钱,长工们就不再拒绝,来到地边。刘云起问道:“东家,怎么挖?”那块地正处在道边上,看上去不错,可奇怪的是种啥都不长,种子都收不回来。赵富贵当然不做这赔本的买卖,就把地放荒了,长满了杂草。他对长工们说,从一头儿挖起,挖到膝盖深。刘云起一挥手,长工们就挖起来。
  刘云起是个庄稼把式,啥活儿都能寻出诀窍来,干得好又能省些力。他明白了赵富贵的意思,就想好了一个深挖的好办法,那就是先从地的一头儿开始,划出几间房子那么大,一层一层地挖开。挖下了几层土,下面就是大大小小的碎石了。大家都很奇怪:凤城是平原,哪来的这么多石头呢?而且,这些石头看上去都是被加工过的残碎石头。赵富贵却异常兴奋,石头下面,必定藏着宝贝呀,那个风水先生所言不虚。他就对长工们说:“接着往下挖,工钱翻倍!”
  一听说工钱翻倍,长工们顿时有了劲头儿,往外搬着石头。直搬到黄昏时候,长工们都累得腰酸背痛,再也干不了了,那片坑里的石头还没搬完。赵富贵怕下面的宝贝被人夜里盗走,就从家里搬来被子,让刘云起和他一道看着,别的长工先回去睡觉。
  刘云起很好奇,悄悄问他:“东家,这片地里有啥呀?还用看着!”赵富贵可不能跟他说埋着金子的事,只能打马虎眼,说挖出来就知道啦。刘云起也不再多问,干了一天重活儿,他早就累了,躺下来就打起了呼噜。赵富贵却睁大眼睛盯着坑,直到后半夜这才睡着。
  接下来的几天,长工们继续往外搬石头。终于,石头搬完了,下面露出了土,赵富贵还让长工们往下挖。又挖了膝盖深,下面就是死土了,还不停地往上渗水,很快就成了水坑,那是再也挖不下去了。赵富贵只好让长工们填了坑,挨着往下一片挖。
  直挖了两个月,长工们终于把那片地都挖完了,可除了那堆破碎的石头,啥都没挖出来。赵富贵恨得牙根痒痒:“好你个风水先生,竟敢骗我!”可转念一想,人家根本就没跟他说过那块地的事儿,只是自己念叨,被他听了个只言片语,然后猜测出来的。风水先生到底说的什么,是不是“埋金地”,还真说不清。再有,就是他也没给人家银子,也没请人家正经看过,这就算不上骗了。白折腾了两个多月,还搭进那么多工钱,赵富贵懊悔得要死。一想到工钱,他眼珠儿一转,忽然生出一个主意来,又不觉暗暗得意起来。
  到了年根儿,按规矩是要给长工们结工钱的。别的长工都领完工钱走了,到了刘云起这儿,赵富贵两手一摊,说道:“云起呀,今年收成不好,我手上没钱了。”刘云起急了:“东家,你不能这样啊,我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活儿,拿不回钱去,我一家老小吃啥喝啥?”赵富贵说:“我给你块地吧!”
  刘云起想了想,觉得自家还是有块地踏实,他就点头应了。赵富贵寻来保人作保,写下了给地的文书,签字画押,再把地契一同给了刘云起。刘云起揣着地契回了家,赵富贵省下了十几两银子,又偷着乐上了。
  刘云起找亲戚朋友借钱借粮,好歹是把这个年度过去了。一过完了年,他就到那块地里去看,琢磨着该种点儿啥。年前他和长工们一道,把地翻了个遍,地下挖出来的那些石头就堆在一边,并没填回地里去。那田里也是生土和熟土混杂在一起,还有许多碎石头,估计是长不好啥的。刘云起又暗恨自己糊涂,要这块破地干啥。
  这时,忽然有个女人一边提着裤子一边从石头堆后钻出来,看到刘云起,吓了一跳,然后就尴尬地笑了,脸上一阵红,疾步走了。刘云起明白,那女人是到石头后面方便了。从新镇去县城,这里是必经之地,来往的人很多,但却没有茅厕,有人内急,就只得寻个遮挡物的后边。夏天还好说,四处庄稼多,可冬天就惨了,遮不住啊,能把大姑娘小媳妇的急死。这个石头堆,倒是不二之选了。他就想,与其让大伙儿到石头堆后乱撒乱拉,倒不如盖两间茅厕,也省得日后糟践了庄稼。
  地有,石头也有,不过就是缺个顶子,那也好办。刘云起跑到北洼的野树林里,砍回了许多树枝,又跑到盈水河边,割芦苇编了芭。一切准备停当,他就喊来几个朋友,大刀阔斧地干起来。5天后,一座石头茅厕就盖好了。
  到了春上,刘云起又到赵富贵家寻工干。赵富贵阴阳怪气地问他:“你家都有地了,还给我家做啥工啊?”刘云起说:“那块地里都是生土和碎石渣子,长不出多少庄稼。不出来做工,我一家老小要饿死的。”赵富贵心里更得意了,看看,还是自己聪明啊,把那啥都不长的地兑出去了,省下了十几两银子呢。他知道刘云起能干,就把他留下了。
  刘云起对那块地也没指望,就抽出早晚的工夫,简单平了平,然后就种上了高粱,能长多少算多少吧。倒是那个茅厕,去的人多,他时常要去掏粪。这天,他又去掏粪,有个男人在旁边看着他干。他不觉就笑:“这位哥哥,掏粪有啥好看的,又脏又臭的!”男人说道:“等你掏完了咱们说话。”
  刘云起掏完了粪,跑到盈水河边去洗了手脸,回来了,笑呵呵地问那人:“这位哥哥,有啥话说?”男人问道:“这茅厕和这块地都是你的?”刘云起点了点头,就把赵富贵拿地顶工钱的事讲了一遍。男人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说:“兄弟你真是个善心人啊。跟你商量个事儿,我想租你一块地方,怎么样?”
  男人叫胡三成,一直以开杂货铺为生。他儿子大了,就想把老杂货铺交给儿子打理,他再开一家。选了几个地方,都不太满意,今天从此路过,看中了这里,正想打听是谁家的地呢,刘云起就来了,这是缘分呀。
  刘云起一听,就笑起来:“这位哥哥,你什么眼光啊!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的货卖给谁去呀?”胡三成也笑着说:“兄弟你不懂生意经啊。原先只有条道,那是不能开的,可你盖起这个茅厕,那就不同了。一行几人走路,一人去了茅厕,余下那几个人只能在外面等着。我开了杂货店,他就不会在外面等着,进来转转,看到可心的东西就买走了,我不就赚到钱了嘛。你只管租给我片地,余下的事就不用你管啦。”
  刘云起看着那些石头,仍有些不放心,就说道:“这些石头是从地下挖出来的,我一直没想透是咋回事,不会耽误你的生意吧?”胡三成看了看那些石头,一拍脑门儿,说他还真听说过这些石头的事。当年啊,有个贪官想借着修桥的名义贪污银子,就进了些烂石头。结果,这些石头打打就断了,根本做不成桥。有人举报了贪官,贪官被抓走,桥也没修成,这些废石料被堆在道边。倒不知是谁又把石头埋在地下,把地卖了。
  刘云起不觉叹息:“这块地里故事还真多。”他也才明白,土下面堆着这么多石头,难怪栽啥啥不活呢,种庄稼也没啥收成。不然,这块地也落不到他手里。
  两个人说好,年租金为20两银子。
  签下了文书,胡三成就备料盖起房子来。3个月后,他的杂货店开张了。还真跟他预想的一样,杂货店生意不错。更有人看中了这里的生意,纷纷找刘云起租地,开起了茶棚、小吃店、水果摊。刘云起那塊地租完了,商贩们又去租临近的地,盖房、开店。很快,这里热闹起来了。刘云起要做的,就是经常去掏粪,保证茅厕清洁。
  眼看着刘云起有大把的银子入手,却已跟自己无关,赵富贵悔得肠子都要青了。这时,他忽然明白了,那风水先生说的“埋金地”,也不能说是全错了。是对是错,关键看是在谁手里吧!
  • 上一篇: 失手的石匠
  • 下一篇: 茶里乾坤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