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人物> NASA背后的隐藏英雄

NASA背后的隐藏英雄

来源: 读者文摘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4-25 阅读:
  在2017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当然,这里说的不是颁错奖的大乌龙,而是在一群奔着小金人来的演员中间,有一位非洲裔女数学家。原来她就是被奥斯卡提名的电影《隐藏人物》中的人物原型,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超级女英雄——凯瑟琳·约翰逊。
  这部电影主要讲述了在种族隔离大行其道的20世纪60年代,三位黑人女性冲破性别和种族的歧视,为“太空竞赛”下的美国航空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随着《隐藏人物》的上映,真正的“隐藏人物”凯瑟琳·约翰逊才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
  在那个没有计算机的年代,凯瑟琳·约翰逊在NASA担当着“人肉计算机”的角色。她负责开发各种太空路线,计算各种至关重要的航天轨道参数,是“水星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她只要稍有差池,整个太空任务就可能完全失败,甚至造成宇航员死亡。
  从家庭主妇到NASA飞行小组成员,凯瑟琳·约翰逊经历过怎样的不公待遇我们不得而知。她说:“我知道歧视就在那里,但我选择不去看它们。”
  就是这股最纯粹的力量,让她将种族隔离的壁垒和性别歧视的天花板逐一打破,让她活成了一个传奇。
  1918年,凯瑟琳·约翰逊出生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小镇。凯瑟琳的父亲是众多黑人农民中的一员,还额外从事着一份看守的工作。虽说父亲没什么文化,但他有着不一般的数学天赋。当初父亲与木材打交道时,只要看一眼便能计算出一棵树可以加工成多少块木板,他甚至还能解答出许多让老师都感到困惑的算术问题。凯瑟琳认为自己继承了父亲的数学天赋,从小就特别迷恋数学。在旺盛的求知欲无处释放时,她就去计算各种能数的东西,例如教堂的阶梯,甚至连洗过的刀叉碗碟她都不放过。在哥哥姐姐都嚷嚷着不想上学的时候,她却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习。她还总是偷偷跟着哥哥去学校,以至于学校的老师几乎都认识她,还允许她参加暑期课程。
  一到学校,6岁的凯瑟琳便开始碾压各路同龄学生。老师看她这么聪明,就直接安排她插班到二年级,一年级都不用读了。本来就聪明的她在老师的一番指点下,数学天赋逐渐显露。两年后,她又连跳了两级,直接进入六年级。那时,比她大3岁的哥哥还在读五年级。
  凯瑟琳刚满10岁,就要上高中了。但这也是她第一次因为身份的问题,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恶意。凯瑟琳所在的小镇,只向非洲裔的孩子提供一年级到八年级的教育,高中部并不接收他们。
  不过幸运的是,凯瑟琳的父母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非常注重孩子们的教育。他们打探到距老家200千米的地方,有接收非洲裔学生的高中学校。于是,母亲带着凯瑟琳和哥哥姐姐们搬到学校附近,住在租来的房子里。而父亲则留在小镇继续工作,给几个孩子赚取学费。高中毕业后,14岁的凯瑟琳便获得了全额奖学金,进入西弗吉尼亚州立大学攻读数学专业。在最喜爱的数学领域,凯瑟琳一口气把所有的数学课程都学完了,但这些课程远远不能满足她旺盛的求知欲。
  看着如此聪明和勤奋的凯瑟琳,克莱特博士——第三位获得数学博士学位的非洲裔美国人,竟为她开起了小灶。他特地为凯瑟琳增设了一门高级数学课程——解析几何学,而凯瑟琳是唯一的学生。这门解析几何课程,也成了她日后进入NASA飞行小组的敲门砖。
  1937年,19岁的凯瑟琳完成了大学的学业,还顺便考了一个法语双学位。如果放到现在,这样的天才少女恐怕早就有企业抢着要了,出路完全不是问题。但在那个种族隔离的时代,一名黑人女性面临的卻是种族和性别歧视的双重大山。
  想要继续深造是不可能了,而她唯一能找到的与数学相关的工作就是到黑人小学教书。在做了一段时间的数学教师之后,凯瑟琳的人生出现了转机。1938年的“密苏里州代表盖恩斯诉卡纳达案”中,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如果一个州只设有一所有该专业的学院,则不得根据种族限制只录取白人。于是,凯瑟琳几乎是见缝插针地成了第一批进入西弗吉尼亚大学研究生院的黑人学生。《隐藏人物》中有色人种办公室内“穿裙子的计算机”《隐藏人物》中的凯瑟琳
  第一批黑人研究生只有3个,而她是其中唯一的女性。但作为第一批黑人研究生,凯瑟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差别待遇。不到一年,凯瑟琳就离开了这所对她充满恶意的研究生院,决定将生活重心放在家庭上。在之后十几年里,凯瑟琳成了拥有3个孩子的家庭主妇。但当她自己都以为人生止步于此的时候,一个好消息重新点燃了她的数学梦想。
  那时,美国与苏联的“太空竞赛”进入白热化阶段,NACA(即NASA的前身)正在紧锣密鼓地招募数学计算员,重点是竟然还向黑人女性开放。在丈夫的支持下,他们举家搬迁到工作地点附近。
  经过长达一年的测试,1953年夏天,凯瑟琳正式加入NASA。
  时隔十几年,从家庭中走出来的凯瑟琳仍然坚信自己能够胜任NASA的这份工作。事实也确实如此,她不但能胜任,而且比当时的许多男性同事表现得更加出色。刚开始,凯瑟琳和许多黑人妇女一样,在担任一个职位名称为“Computer”的工作。虽说是“Computer”,但是她们手头却没有计算机,全都是用纸和笔来完成枯燥的计算。
  在那个计算机还未正式投入使用的年代,她们被当作“人肉计算机”来使用,也被称为“穿裙子的计算机”。黑人和白人有不同的餐饮区、工作区和卫生设施,这些非洲裔女计算员的办公室门上就赫然写着“有色人种计算室”。但凯瑟琳只当了两个星期的“穿裙子的计算机”,就被临时抽调到一个飞行小组。
  当时,这个小组急需一名会解析几何的计算员,而大学时克莱特博士教给凯瑟琳的解析几何知识派上了大用场。因为凯瑟琳实在是“太好用”了,以至于临时抽调的时间一直在延长,大家都不愿意把她“还”回去了。
  虽说大家都越来越依赖凯瑟琳的数学天赋,但在这个全是白人男性工程师的飞行小组,歧视却一直大行其道。因为她是这个团队中的一个特例:唯一的黑人,唯一的女性。在办公室里凯瑟琳一直遭到同事们的白眼和无视,除了无法使用白人的咖啡机,还只能使用有色人种的卫生间。
  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明明是凯瑟琳的建议或计算成果,报告上却署着别人的名字。她做着最核心的工作,却拿着最微薄的薪水,享着最低等的待遇。在受到种种歧视时,凯瑟琳从未放弃过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几乎每一次写报告,不管是否能递交成功,她都会签上自己的名字。当遇到不清楚的问题,她一定要刨根问底将其搞懂,也不管其他同事翻了多少个白眼。
  当时,NASA的重要会议上几乎没有出现过女性,但是凯瑟琳为了获得飞船飞行的第一手信息,勇敢地向上司提出参加会议的请求。遭到拒绝时,她说:“有法律规定女人不能参加会议吗?”
  最后,她确实争取到了参加会议的资格,成为整个会议室里唯一一位女性。此外,她的杰出表现也慢慢受到了上司的重视,报告上也终于出现了她的名字。
  她用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获得他人的尊重和认可,这个黑人女性成了NASA的传奇人物。后来,每当团队遇到什么难题,总会有人说:“问问凯瑟琳吧!”
  1961年5月5日,水星计划的“自由7号”将美国第一位宇航员艾伦·谢泼德送上太空,这艘飞船的運行轨迹正是凯瑟琳计算的。随着“太空竞赛”的不断升温,凯瑟琳的工作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她从早期的抛物线轨道算到椭圆轨道,从绕地球飞行轨道算到绕月飞行轨道。
  尽管后来电脑已经被应用于轨道的计算,但是NASA仍不放心,硬要凯瑟琳这台“人肉计算机”验算过才敢起飞。
  1962年,约翰·格伦在首次环绕地球的太空飞行中,就指名要求凯瑟琳帮忙验算后才敢上天。他不相信计算机,反而相信凯瑟琳。他说:“如果那个女孩(指凯瑟琳)说没有问题了,我才算准备好。”
  由约翰·格伦完成的这次飞行任务,标志着美国在太空竞赛中首次超过了苏联,同时也标志着凯瑟琳得到了认可。
  从进入NASA到1986年退休的33年间,凯瑟琳几乎参与了每一个重要的航天计划,为太空探索做出了巨大贡献。
  2015年,奥巴马授予凯瑟琳“总统自由勋章”。
  2016年,凯瑟琳也随着《隐藏人物》的热映,进入了大众视野。
  而NASA为她撰写的传记的结尾是:“如果没有你,NASA不会是今天的模样。”
  凯瑟琳用一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人一出生就带着各种标签,但是这些标签并不是真正阻碍你前进的阻力。在撕毁这些标签时,革命只能使人们获得表面的胜利。真正的尊重,还是要靠实力才能赢得。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 纯真许巍,摇滚依然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