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社会> 锋利的语言暴力

锋利的语言暴力

来源: 读者文摘 作者: 未知 时间: 2020-04-22 阅读:
  旁观者永远体会不到当局者的心态
  韩国女星崔雪莉因严重抑郁自杀,消息一经传出,竟被网络熱议到微博服务器崩溃。而与之相关的关键词自杀、求救、网络暴力、穿衣自由、严重抑郁等,所有这些词叠加在一起,都指向一个结果,甚嚣尘上的网络语言暴力,网友像患了群体狂躁症,硬生生把一个长相“甜、粉、蜜”,被粉丝们称为“人间水蜜桃”的妙龄女子,折磨得生无可恋,决绝而去。一个人的羞辱可以无视,但群谤的威力就堪比子弹了。
  翻阅关于崔雪莉的报道,心由惋惜到寒凉,最后是一点点化为愤懑。一个颜值极高的少女,她集表演、唱歌和主持的才华于一身,曾获奖无数。可高处不胜寒,活得如此光鲜亮丽的背后,她却坦言从小就有社交恐惧、恐慌障碍,她患有严重抑郁症和狂躁症。或许是厌倦了明星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媒体关注和评论,她变得叛逆而随性,她提到的“穿衣自由论”,引来无数非议辱骂,脏水一浪高过一浪向她泼来,她愤恨至极时发的自伤视频,一边咒骂着,一边将秀发狂剪,还歇斯底里怒吼:“我有权决定我的人生、我的头发、我的服装、我的爱人,你们管得着吗?”有人说,网络语言暴力的输出者,正是一批自以为“绝对正确”,自以为拥有“正当性”的人。可正是这些“道德高人”带着血、牙印和砒霜的恶评,把一个精神已脆弱到崩溃的女子,彻底推入命运的无底深渊。
  我曾在一个论坛中遇到一个网络喷子,言语放肆、留言恶毒,骂人的脏话变着花样层出不穷。我曾问他,你把此人骂得如此不堪,你看过他的故事还是很了解他?他说:“我就想骂,看他那照片就不爽,大家都骂自然不是啥好人,至于了解嘛,没那工夫!”我一时心塞,既无了解,又有何理由去评价和谩骂他人。有人说,网络暴力是互联网时代的“平庸之恶”。这些参与者,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徒,就是些言论自由到不考虑后果的普罗大众,可恶语叠加,杀伤力犹如匕首。主持人曾问雪莉,如何看待外界的攻击?她委屈而诚恳地说:“感觉很多人唯独对我带着有色眼镜,观众朋友们,记者们,请更疼爱我一些吧。”可惜,她的声音太微弱,唤不醒那些以诋毁诽谤他人为乐的冷漠心灵。
  岂止是网络,现实世界又何尝不是,30年前,正值豆蔻年华的我,被一场抑郁症折磨,在一次意外中损伤脊髓,造成高位截瘫。在那些人生最幽暗难熬的日子,各种流言蜚语满天飞,人们以己认知胡乱猜测,以讹传讹将事实扭曲,那种肆意抹脏他人的“逞口舌之快”,于我,无疑是落井下石。那时,全世界除了自己没人懂的感觉,内心如处孤岛,让本就悲苦不堪的命运更加雪上加霜。
  一个世界的凉薄,寒冰有时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们扔出的,他们说话总带着个人成见,意见相左似仇家,让人心越来越缺少温度。崔雪莉事件,我看到网上最让我击节赞叹的一句话就是:“以崔雪莉为界,理智地退后,紧闭着牙关,不让我们的毒舌,成为那些死去冤魂的乱葬岗和行刑台。”
  • 上一篇: 你的善解人意可能是恶
  • 下一篇: 恐惧与文学的诞生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